搜 索
本頁位置:首页 > 即時 > 政治 >

多元主题年金改革,公教人员成蔡政府最强盾牌

2017-02-23 14:57     來源:信报
小英政府提出今年三月一定要将年金改革送进立法院,这隐约的显示出小英的改革正似一列失速列车。表面上在一条美好的铁轨上朝着一个伟大的目标前进,私底下却潜藏了『党职转任公职』、『劳工退休权益』两个关键的议题在里面,这也更让那些打算在立法院、行政院、国防部埋锅造饭的十五位八百壮士与陈庚金这些人露出狐狸尾巴。
这些人通常兼具党政要职与公务身份的双面人身份,而『这些正是年金改革中最大的受害者』。其次则是领了高额月退休金,却不断往中国去朝拜的退休台湾高阶将领。当然将领下令,老部属可能不了解状况,直觉自己的权益受害就直接听令冲撞政府。
只是这个年金改革议题最后受害的究竟是谁?又是谁成为了这个议题下最大的受害者?基层公教人员的辛酸又有谁知道?

教师们与李来希是同路人吗?
我向来不欣赏李来希!这人对我而来讲是个自私的人。不过谈判就是必须要有筹码,我个人觉得这样的角色在这样的局势下是必须存在的。
只是当政府找他当对谈窗口时,似乎忘了一件事『并不是所有的公教人员都支持他』。然而在今年小年夜前一天政府急行文到各公教单位进行年金改革调查,部份县市及公务单位就在急行文后于短短一天内回覆,而本县则在2月17日截止收件统整回报中央。
我个人相信这份统计表应该会表达出更深切的意见『我们支持年金改革,但我们不支持延退机制』。
施和伸老师的心声
施和伸老师在《抱歉,真的不要叫国中小老师教到六十岁》 一文,深切的将教育基层人员的现状写了出来,小英政府迄今仍未派员予回应,这让同样是基层教师的我心寒不已。一个选前鼓励人民与政府对话的总统,如今却闷着头听着学者的规划,似乎打算将所有的公教人员当作是政府最大的敌人一般,亟欲除之而后快!
然而,施老师与很多相同想法的老师难道都反年金改革吗?不,我们支持年金改革,但我们不支持研退机制。


教师通常是政治斗争下最好的祭品
这真的是三声无奈,而且这个无奈也最少有十几二十年了,光是民进党的崛起、国民党的马王复仇记、小英再次夺回执政宝座,前前后后三任总统总计13年,只要遇到选举就必定把公教人员扛到战线最前面,每每让我们成为职业族群斗争下的活祭品。
然而无论那一个党上台,最后给公教人员的却永远只有『共体时艰』这四个大字。搞的担任公教就必须像岳飞一样,没在背上刺着『精忠报国』就不代表爱国、尽责!
失望的公教基层眼中看到的只是下一个必然的再改革
关中在任内提出军公教退辅基金改革时,打着光鲜亮丽的口号『基金是为了让更多的人受益』,同时也跟现今副总统陈建仁先生所提的口号一样『改格式为了让年金能够永续下去』。
只不过距离上次的改革连关中预计的大限都不到,短短二十年内退辅基金就进入告罄危机。尔今小英政权所提的年金改革又能持续多久,其实多数公教人员心知肚明『这大概只是拖延战术而已』!
也由于台湾的四大基金长期被政府当作小金库来用,无论是在股灾、汇灾中,我们只有听到四大基金进场护盘,却从未见到政府提到『四大基金今年获利5%以上』这样的声音。
在「 公务人员年金改革知多少」专页中也提到了相同的疑虑,尔今政府依旧如鸵鸟般把头埋在学者堆中取暖,似乎依旧没有恢复听觉与知觉。这次的年金改革更让人感到只是一种止血机制,并没有长程的为年金做谨慎的规划,同时也让基层感受到『政府并不打算让政府四大基金获利更多』的决心。
党政议题一码归一码,教师并不是国民党的附属!!
陈庚金的「能捞就捞」口号一出,在场的吴敦义、胡志强与郝龙斌隔一天就瞬间失忆。这真的让人见识到党的首席果然有不同的气度,担任该党要职第一个重要的修行就是『失忆的能力』。
国民党这群首席当然必须忧心,若真如苗博雅试算「胡志强的年退休金」,那国民党高层必然各各冷汗直流,这可无法像林益世一样,把钱送进金炉里面烧一烧、藏进马桶冲掉……这样就可以回避的。
在专制时期的台湾党库通国库是种所皆知的事情,但如今台湾已经步入一个完挚的民主机制,我们不再需要相信当初教科书中『国民党在台湾必须一党独大,这是为了保障没有民主经验的台湾』这样的谎言。
只是在现今的改革风中,政府似乎把公教当作国民党的附属一样,肆无忌惮的将『担任公教就是一种福利』变成一种义务与责任要求基层公教人员。
也很自然的,当行政院人事行政总处正研拟「军公教人员讲座钟点费支给办法」草案一曝光,更让所有的公教人员感受到政府以『三清』的手腕来对付手无寸铁的我们。
我支持年金改革,但我反对延退!
我相信这是许多基层公教人员的心声!我也相信国之有难,国民当齐心面对!如果政府真心想把年金改革好,请听听我们的声音!反对延退议题是为了让公教的工作机会留给更多年轻的人们,是希望为台湾保留一条命脉。同时我也在提『退休再就职』机制,让更多退休的优质公教人员能在届临退休全额领后,以三万左右的薪资聘任于民间法人、基金会中为更多人们、孩子们谋福利。
让人力流动,同时兼顾永续运用才是上上之策。
在此也与副总统陈建仁先生回覆您的『悬崖勒马』论,现今的改革在我们眼中是把老马累死、勒死后放个牌位,后面不会有空位让新人补进来的!



香港信报网 未經本站書面授權,不得建立鏡像,違者必究。 版權所有:香港信报网 () © 2012-2020 All Right Reserved